打印纸张 字号选择:超大 行高 带图打印 返回原文

首页 > 人物 通讯

洛南“拐杖村医”牛薛武:自学成才乡村行医30载

2016年04月01日 09:03

 

幼年时,他双腿残疾,却用一根拐杖支撑起了艰难的人生;少年时,他不幸丧母,却心怀大爱自学成医,全心祛除乡亲的病痛;中年时,他勇挑重担照顾残疾丧偶的姐姐并抚育失亲的外甥成家立业,求医读研;如今,他年界天命依旧孤身一人,无怨无悔的坚守着薪酬微薄的村医岗位,用一副羸弱之躯承担救死扶伤的重担,用无私的奉献谱写了一曲乡村医生扎根山区、服务百姓、荡气回肠的大爱之歌……他就是自学从医29年、先后诊治病患10余万人次、10多次荣获镇、县“实施公共卫生服务项目优秀乡村医生”、“卫生工作先进个人”称号的残疾乡村医生——牛薛武。

遭遇坎坷人生,不屈悲苦命运

法国著名作家巴尔扎克曾经说过:“苦难是人生的一块垫脚石,对于强者是一笔财富,对于弱者却是万丈深渊。”这句话极富哲理的名言,在身有残疾,独自走过46年悲苦人生之路的牛薛武身上,恰如其分地展现了一个强者的上下求索的人生风采。

1970年2月,牛薛武出生在曾经被战火浸染的红色革命根据地洛南县三要镇北司村一个普通农民家里。6个月大的时候,一场突然来袭的小儿麻痹症,使襁褓中的他成为一个无法正常行走的残疾人。12岁时,母亲因病去世,本就凄清的家从此便只剩下耳聋残疾的姐姐、双腿残疾的他和年逾五旬的父亲。22岁时,因为家境贫寒和身有残疾,牛薛武便抱着“找一个条件相同的苦命人延续血脉”的朴素想法,和一个身高只有一米四的智障女结为夫妻,结果媳妇没有生育能力却还有患有间歇性精神病,凑活了六年之后他最终选择了离婚。30岁时,姐姐丧偶,这个悲苦的汉子又承担起照顾姐姐和两个外甥的重担……

对于牛薛武来说,苦难是他的孪生兄弟,一路追着他走过出生和成长。但是,这个身高不到一米六的残疾人却满心阳光,积极向上,从来没有向苦难低过头:他艰难学步,依靠一根拐杖行走;他勤奋读书,用知识改变自己的命运;他远乡拜师学医,倾情用自己的智慧和双手解除更多人的病痛。他用瘦弱的身躯和顽强的意志,不但扛起了养活自己和姐姐一家人的责任,还坚守乡村医疗卫生室从医29年,诊治病患10余万人次,写就了一个乡村医生身残志坚、满心奉献大大的“人”字。

 

坚守心中梦想,全心奉献社会

1986年7月,16岁的牛薛武初中毕业回到家里,向父亲倾诉了自己想学医的想法。尔后,他远赴三十多里外的龙山村跟随乡村老中医杨铁龙学医,原本不愿带徒弟老人看到身残志坚的牛薛武诚恳朴实有悟性,便爽快地接纳了他,手把手教他识药形、记功效、背方剂,引导他望闻问切,指导他辨证施治。同时,他自己也苦心啃读老师珍藏的古医书,不懂的就三遍五遍的揣摩、问询,每每心里动摇想放弃的时候,他就盯着自己麻杆一样扭曲的双腿警告自己:做一个有用的人,一个对社会有益的人!

功夫不负有心人,三年之后他告别师傅回到家乡,便被老支书何存玉叫去:“薛武,咋们村卫生室的老大夫已经八十多岁,没办法再为乡亲们看病了,村里考虑你身体不好又学到了看病的手艺,想叫到卫生室来。”牛薛武激动地答应了:“终于可以独立行医了,但如何才能让乡亲们信任自己呢?”面对即将实现的梦想他却战战兢兢、心怀忐忑,这不仅是因为自己才刚刚19岁,而且还有从未独自诊疗病人的现实,谁又会相信他能看得了病呢?

不久,村里一位86岁的老太太因为发烧、大便秘结而呕吐、腹胀,好几天不能进食,吃药打针都不起作用,请来外村的大夫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家人和邻居都说老人可能不行了。牛薛武闻讯后一瘸一拐来到老人家里,诊断后开出了一剂大柴胡汤的中药,老人服用病情后很快好转。此后,乡亲们便对他另眼相看,头疼脑热的便纷纷找他诊治。

1993年腊月28日,临近年关的乡村一片喜庆。刚吃罢饭,牛薛武便看到庙口组的张华山夫妇火急火燎抱着两岁的儿子往自己的卫生室跑。原来,孩子因为感冒发烧导致高温惊风,体温已经到达39度多,抱在怀里已经气息奄奄。怎么办?送到镇中心卫生院吧医生们都放假了,再说十多里路程也赶不及。自己给看吧这病已经危及到生命,出了问题可咋得了?“不敢耽搁孩子!我先给看看,不行了你们赶紧去卫生院!”牛薛武未经多想便迅速决定,他立即给孩子诊断、用药,在注射退烧针和消炎药观察了十来分钟后,张华山抱着孩子往回走。没有走出一百米,两口子便痛哭流涕地转身往回跑,牛薛武看到孩子牙关紧咬、双拳紧握,脖子后仰,不停的抽搐,脸色青得和蓝墨水一样……“是不是打针药物过敏了?这可要了我的命呀……”张华山哭喊着。牛薛武也很紧张,但他已经从医四年有了足够的经验,虽然没有诊治过这个病,但自己的诊疗没有什么问题。他一声不吭地拿出银针刺进孩子的人中穴、合谷穴和十宣,放出十指黑色的血液,几秒种后孩子脸色恢复,抽搐症状消失……事后,牛薛武感慨地对张华山说:“今要是出了事,你的年没法过,我的日子也过不成了啊!”张华山既喜悦又不好意思地说:“我生了三胎才有个宝贝儿子,那是我的掌上明珠,你今可是救了我儿子的命啊!”

2013年腊月20日半夜两点多,睡梦中的牛薛武被村民王爱云的侄子唤醒:“我娘半夜头昏恶心翻不了身,你赶紧去给看看!”牛薛武急忙穿衣出门,拄着拐杖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乡村漆黑的暗夜里,身边寒风料峭,天上雪花飞舞,一里长的距离他走的气喘吁吁却毫无怨言,问诊、诊疗、陪护,回到家里已经快五点了。

29年间,为了给乡亲们看病走过多少拐杖路,摔过多少跟头,牛薛武自己都记不清了。但他却清楚地记得自己行医,曾经去过百里之外的河南省卢氏县兰草河村,去过周边三十公里之内的许多村庄。正是因为他的医生这个职业的无限热爱和痴情执着,才得到了来自乡亲的称赞和组织的肯定,在收获了乡亲们赞扬的同时,他六次被三要镇中心卫生院评为先进乡村医生、三次被洛南县卫生局评为先进工作者、一次受到洛南县人民政府的表彰。

 

播撒深情大爱,绘就人生画卷

2003年9月,以中医立身14年之久的牛薛武走进了洛南县职业中学,进行了为期三年的西医士专业知识函授学习,并更加精通的掌握了针灸、拔罐等中医实用技术,取得了中西医结合更好地服务山区群众的医疗技能。

上门入户给乡亲看病

2008年8月,当一名患有脑梗的村民在接受他治疗的时候,镇卫生院一名大夫恰好到村上来,病人就想着镇医院的医术一定高过牛薛武,便叫来人给自己开中药。“你的确是脑梗症状,薛武你给我找一本方剂学,我给抄一下处方。”牛薛武不好意思的笑着说:“我没有方剂学,我背的都是汤头歌,你说你要开什么我给你说。”他一口气就将天麻钩藤饮的方剂给说了出来……

2015年6月的一天,镇卫生院大夫张勇下班后游走到牛薛武的卫生室,看到他正在给一名村民注射维生素b12,问他:“你打这一针能赚多钱?”牛薛武说:“成本是两支针三毛钱,一次性注射器三毛钱,我收病人八毛钱。”张勇感慨道:“打针是要担风险的,你这不算手工钱才挣人家两毛钱,也太不划算了!”牛薛武笑着说:“是不划算,但是病人需要咱也不能不给打呀!”他感慨道:“我总是提醒自己,要永远坚守医者仁心的观点,不能唯利是图,每年经我手诊疗的患者有五千多人,我都坚持做到了能吃药的不打针,能肌注的不挂水,因为我深深地知道农民的每一分钱都沾满了血汗!”

牛薛武的抽屉里有一个欠账本,上面记录着50多户群众多年来看病所赊欠的近万元账目,但他从来没有上门要过账。2007年,村民张金明欠他医药费350多元,如今张金明潦倒地买了房子连人都不见了,和他有账务纠葛的群众甚至拉走了他家门前的青瓦抵债。有村民劝牛薛武:“你挣点钱也不容易,张金明不是还有三棵核桃树么,你把他的核桃打得卖了也能抵药费!”可牛薛武却说:“我做不出这样事情,人谁都会遇到难处,不能为了几个钱做出让人唾骂和戳脊梁的事情!”

十年前,牛薛武的父亲和姐夫先后去世,她便将耳聋的姐姐和两个年幼的外甥接回家相依为命。在他的供养下,大外甥读完初中已成家立业,小外甥考取了陕西中医学院研究生。

乡村医生的岗位是寂清落寞的,每个月的收入却微薄到不到千元,但牛薛武却无怨无悔的坚守着。他虽然腿脚不灵便,但头脑灵活,细心负责,却对上级布置诸如合疗核报、慢性病随访、公共卫生知识普及等业务都无一失误的落实到位。2011年9月,检查了全县九个村卫生室合疗政策执行情况后,一肚子气的洛南县合疗办主任郭虎田来北司村卫生室,一脸严肃的问了牛薛武几个问题,他都正确回答,查核合疗报销登记的处方和比率,也完全正确,郭虎田紧绷的脸上露出笑容。在年底全县农村合作医疗工作会上,牛薛武被当作先进典型公开点名表扬,同镇的村医不无嫉妒地说:“薛武人家都是全县先进代表啦!”

回忆自己46年的人生和从医29年历程,牛薛武感慨地说:“虽然苦难让我倍尝了生活的艰辛,但是对医学的挚爱和无悔坚守却让维持了生计,改变了生活,服务了乡亲,也升华了自我,我真心地感恩生活对我的深情眷顾!”

文章来源:http://www.sxslnews.com/2016/0401/59463.shtml